未分类

四气新元旦 万寿初今朝

  元旦是一年之始,也称新年。

  现在我们过元旦,过的是公历1月1日,这和世界上很多国家是同步的。

  可是,你知道吗?元旦并非外来名词,它在我国自古就有。只不过,古人过的元旦是春节,也就是农历正月初一。

  一年之始称元旦

  刚刚过去的元旦假期,你是如何度过的?不管在家还是外出,通过微信与朋友互道“新年快乐”,或看一场跨年晚会,应该是很多人的选择。

  今天人们庆祝元旦的方式,与古人完全不同。

  有人会问,古人也过元旦吗?答案是肯定的。只不过,古人过的元旦是农历正月初一,也就是我们今天所说的春节。

  其实,这一点儿也不难理解。古代不用公历,人们一直用的是农历,也称夏历、阴历。按《说文解字》的说法,元指开始,旦即早晨,元旦即新年第一天,当然也就是农历正月初一了。

  从时间上看,我国以公历1月1日为元旦,是从1949年开始的。然而,据《晋书》记载,我国的元旦起源可追溯到上古五帝时期,迄今已有4000多年的历史。

  到了宋代,吴自牧还在《梦粱录》中解释:“正月朔日,谓之元旦,俗呼为新年。一岁节序,此为之首。”

  作为岁首的元旦,起初时间并不固定。

  比如,《夏小正》是我国流传下来最早的历书,相传诞生于夏代,也称夏历。其中记载,夏历以正月初一为岁首,即夏正。

  商灭夏后,曾改夏历为殷历,以十二月为岁首,称殷正。周灭商后,又以十一月为岁首,称周正。因此,司马迁在《史记》中说:“夏正以正月,殷正以十二月,周正以十一月。”

  《史记》中还记载:“昔三代之居(君),皆在河洛之间。”人们不禁奇怪:夏、商、周既然都在河洛之间的洛阳盆地建都,且三代都城相距不远,为什么历法变来变去?

  说起来,还是因为历法太重要,改朝换代时,统治者都想以新历法作为新王朝开始的标志。

  秦始皇当政时,又以十月为岁首,即十月初一是元旦。到西汉时,这个“击鼓传花”般的游戏终于玩不下去了,汉武帝便仍以夏历正月为岁首,即夏正,并一直沿用下来。

  1970年之后,夏历改称农历。也就是说,在我国历史上,元旦指的就是农历正月初一,即新年的第一天。如南梁文学家萧子云曾在《介雅》一诗中写道:“四气新元旦,万寿初今朝。”

  元旦别称知多少

  元旦历史悠久,历代对它的别称也很多,常见的有元日、正日、正旦、岁朝、元正、元春等。

  如东汉时期,崔��(shí)著有《四民月令》,用以指导农事。其中记载:“正月之旦,是谓正日。”

  这一天,皇帝通常要大宴群臣,接受百官朝贺,场面非常隆重。可是,有一年元旦,在东汉京师洛阳发生了一件不愉快的事情。

  据《后汉书》记载,事情的起因并不复杂,就是“正旦朝贺,大将军梁冀威仪不整”。梁冀是谁?他有个外号叫“跋扈将军”,是权势熏天的外戚。

  梁冀不把皇帝放在眼里,故意衣冠不整地参加元旦朝贺,很多人都敢怒而不敢言。侍御史陈翔看不下去,站了出来。他“奏冀恃贵不敬,请收案罪”,即弹劾梁冀对朝廷不敬,要求将其收捕治罪。时人对梁冀的跋扈习以为常,反而觉得陈翔胆子够大,是个奇人。

  曹魏时期,同样是在京师洛阳,才高八斗的曹植参加元旦朝会,以《元会》一诗描绘了当时的盛况,其中称“初岁元祚,吉日惟良”“欢笑尽娱,乐哉未央”。可惜,后来他远赴封地,不得重用,也就不再有参加元旦朝会的机会了。

  有人喜热闹,也有人爱清静。东汉人周磐年轻时在洛阳求学,成为诸儒之宗,后来却弃官返乡,教授生徒。《后汉书》中称,他73岁时,还“岁朝会集诸生,讲论终日”。唐章怀太子李贤注:“岁朝,岁旦。”也就是说,元旦这天,年迈的周磐还在给门生讲学。

  晋代时,诗人辛萧有《元正》诗,称“元正启令节”,即称元旦为元正。在北宋人郭茂倩编纂的《乐府诗集》中,也有“展礼肆乐,协此元春”的记载,称元旦为“元春”。

  说到元春,很多人会想起《红楼梦》中的贾家大小姐。其实,这位贵妃之所以取名元春,就是因为她生在正月初一。在书中第62回,贾探春评说众人生日时,还特意提到:“大年初一日也不白过,大姐姐占了去,怨不得他福大,生日比别人就占先。又是太祖太爷的生日……”

  贾府发家,是从“太祖太爷”开始的。贾府加速衰败,则始自元春省亲。可以说,作者安排他们都生于正月初一,也是贾府兴衰的一种呼应。

  屠苏酒与拜年人

  一元复始,万象更新。在古代,元旦这个日子如此重要,老百姓又是怎么庆祝的呢?

  和今天过春节一样,宴饮、拜年都是少不了的。不过,古人最重视的还是饮屠苏酒。

  南北朝时,南梁人宗懔曾在《荆楚岁时记》中记载,元旦这一天,人们无论老幼,都会鸡鸣而起,“正衣冠,以次拜贺”,然后饮屠苏酒。这是一种药酒,也称椒酒。药王孙思邈认为,人们饮这种酒可以“岁旦辟疫气,不染瘟疫及伤寒”。

  有趣的是,这种酒的饮法比较特别,是按从幼到长排序,谁年纪最大,谁就排在最后一个。宋人郑望之曾有诗称,自己可能真的老了,家里儿孙众多,轮到自己饮屠苏酒时,太阳已经升得老高了。

  关于这个习俗,很多人都不理解。西晋议郎董勋是这么解释的:“俗以小者得岁,故贺之;老者失岁,故罚之。”话虽这样说,其实也有为老人祝寿的意思。

  尽管如此,每年一到元旦,就要把年龄拿出来“示众”,仍让人有些介意。年少的还好,年长者难免发出岁月催人老的感叹。

  比如,唐代白居易年轻时,一次趁元旦放假与同僚饮酒,就留下了“岁酒先拈辞不得,被君推作少年人”的诗句。他的前辈顾况则在《岁日作》一诗中说:“不觉老将春共至,更悲携手几人全。还丹寂寞羞明镜,手把屠苏让少年。”

  人终会老去,但只要心胸豁达,就不会太把饮屠苏酒的次序当回事。白居易62岁那年身在洛阳,好友元稹已经去世,他自己也体弱多病,但是,他在《七年元日对酒五首》一诗中写道:“众老忧添岁,余衰喜入春。年开第七秩,屈指几多人!”

  除了饮屠苏酒,拜年也是古代过元旦的重要内容。不过,和今天一样,不是所有人都喜欢这种习俗。宋人苏�s(jiǒng)有一首诗叫《拜年人》,大约写出了他的心声:“来车去马拜纷纷,岁岁年年不惮烦。拜得老人山上去,一番儿女各当门。”

  如果实在不喜欢上门拜年,也可用替代的方法,比如送拜帖。明代大才子文徵明就在《拜年》一诗中说:“不求见面惟通谒,名纸朝来满敝庐。我亦随人投数纸,世情嫌简不嫌虚。”

  如果他生活在今天,那连拜帖都不用写了,打开手机发送“新年快乐”,岂不是更简单便捷?(记者 张广英)

[ 责任编辑:潘亮]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  • 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