未分类

青岛落叶量成倍增加 清扫后或焚烧发电或制作生物炭

强冷空气携风而来,带来寒冷的同时,也将“依依不舍”树干的叶子吹落在地。记者从市城市管理局了解到,进入落叶季以来,青岛城市管理部门采取精细化管理,一方面,在部分景区道路和公园、绿地等区域实施“落叶缓扫”,为市民游客“留住秋色”;另一方面,在主要道路加派人手,加大作业频次和清扫保洁力度,尤其是雨天,对落叶进行集中清理。而清理的落叶,大部分已实现焚烧发电,有些更“变废为宝”,经过处理后用于制作生物炭。

现场 环卫工凌晨上岗扫落叶

18日清晨6时许,记者在兴隆路靠近四方车站的位置采访时,环卫工人房兴临正穿着工作服,努力清扫着路面堆积的落叶。为了便于工作,他把工作服上的帽子提了起来戴在头上,“这衣服本来就防雨,要是再套上雨衣,干起活来反而不称手。”房兴临告诉记者,入秋以来,树叶开始慢慢掉落,天晴时他们一天要来回保洁,以便把落叶打扫干净。兴隆路周边的行道树多是法桐,相比银杏树的落叶,观赏度差了不少。

听说要下雨,房兴临18日凌晨4时就起了床,由于外面天太黑,他和妻子等了一会才出门。“树叶被雨水浸透后,很容易腐烂变质,从而影响环境。”房兴临感慨地说,他负责的区域地势较低,遇到大雨天,容易出现排水不畅的问题。在其中一处雨水箅子前,落叶被积水冲刷至此,房兴临干脆徒手清理了起来:他先将堆在雨水箅子上的落叶,一把把抓起来扔到旁边的人行道上,抓干净后再拿来垃圾袋,将落叶装进去。一早晨的时间,房兴临就清理出来好几袋落叶。忙完这些,他又拿着扫帚来到广场上,将散落在地面上的落叶聚拢后,再统一装袋。“这个天气,必须确保落叶彻底清扫干净,否则腐烂发酵后,会产生难闻气味。”房兴临说。

讲述 风雨天清扫落叶增两倍

合肥路两侧种植着不少法桐,由于法桐的“年岁”较大,所以落叶相对多一些,每年10月中下旬到12月初是落叶高峰期。18日下午3时许,在合肥路上,组长李秀云带着合肥路保洁小组的8名环卫工正在清扫道路上的落叶,由于风雨天落叶格外多,负责该片区保洁的青岛金领工程绿化有限公司又增派了5名环卫工前来“支援”。现场负责人曲坤世告诉记者,当日从凌晨5时起,他们就展开了“落叶清扫战”,加上灵活机动人员,高峰时有20人在合肥路上清扫落叶。

风雨天里,虽然人手增加了一倍,但工作量增加的更多。以合肥路劲松五路路口到合肥路海尔路路口这段路为例,在地图上长约1.4公里的路上,前几日平均每天能扫出2车落叶,“用0.8米×1.2米的袋子装,每车能装50多袋,相当于每天清扫100多袋落叶。”18日晚7时,这条路上的落叶终于清扫完毕,曲坤世算了一下,这个风雨天,一天就扫出了6车落叶,相当于平时的3倍左右。

崂山区城市管理局环卫科科长王科波介绍说,进入落叶季以来,崂山区平均每天清扫落叶约20车,像18日这样的风雨天更是成倍增加。合肥路、梅岭西路、科大支路等都是落叶清扫的重点区域。

揭秘 落叶可发电还有“大用途”

掉在地上的落叶,都去了哪里?记者从城市管理部门获悉,岛城市政路上清扫的落叶,大部分已实现了焚烧发电;与此同时,部分区市开始为落叶探索更具科技含量、也更环保的“去处”——对绿化废弃物进行资源化、无害化处置。例如在崂山区,清扫的落叶,一部分经过粉碎压缩,由热电厂收走进行生物发电;还有一部分进入该区位于沙子口街道的大件垃圾处置厂,经过粉碎、高温、厌氧处理,生成生物炭。

此外,深秋初冬时节的青岛,在部分景区道路和公园等区域,地上的落叶形成了一道别致的风景,犹如色彩斑斓的油画。事实上,八大关已连续多年为市民和游客保留秋季落叶景观路了。今年,市南区在山海关路、居庸关路、宁武关路、嘉峪关路四条路保留落叶。如遇降雨等特殊天气,随时清扫,防止落叶腐烂。在为市民保留景观、方便“打卡”拍照的同时,也做好城市环境的精细化管理。

观海新闻/青岛晚报记者 徐美中 董真